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中国饭碗
发布时间:2019-06-26 16:00

  在北京北三环联想桥东南角,有块占地150亩的“世界最贵农田”。与高昂的商品房价相比,这块地皮弥足珍贵。这些年来,从中国农科院的这块试验田里,科学家培育出中单2号、丰抗系列冬小麦等多个主力品种,单品种累计在全国推广面积均过亿亩,价值不可估量。

  2018年11月份,全球农业南南合作高层论坛在湖南长沙举行。论坛期间,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格拉齐亚诺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说,过去40年,中国始终积极参与南南合作,已是联合国粮农组织加强南南合作的最大贡献者。作为全球最早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减贫目标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在消除贫困和饥饿方面有不少经验可以共享。在农作物种植、灌溉及水产养殖、农业机械化等方面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宝贵的技术援助。

  2008年,全球粮食危机爆发,国际粮价暴涨超过45%,全球粮食储存跌至30年的最低点。在这场危机中,中国牢牢守住18亿亩耕地红线和95%的粮食自给率,从容地应对了国际粮价波动,保持了粮食供应的稳定。在当时和随后的一段时期,中国力保国内粮价稳定,为世界粮价企稳作出突出贡献。事实证明,中国没有对世界粮食市场形成冲击,也没有对发展中国家的粮食进口需求形成竞争威胁。

  正值盛夏。从江南鱼米乡到中原大粮仓再到东北黑土地,自南向北,田野上展现一派收获的希望。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日前在河北省南和县宣告,今年夏粮丰收已成定局。

  在高精度卫星地图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山东寿光每个蔬菜大棚的位置。从小土棚,到下挖式卷帘棚,到无立柱钢结构大棚,再到物联网云棚,当地蔬菜大棚已经发展到了第7代。有了大棚蔬菜,人们享用的蔬菜品种比世界任何地方都要多。数据显示,1978年,我国仅有设施蔬菜面积4万亩、人均占有量0.4斤;2018年,设施蔬菜面积达5800多万亩、人均占有量360斤。我国蔬菜总产量、人均占有量,连续多年稳居世界规模以上蔬菜生产国的第一位。

  有了稳定数量和质量的耕地,有了稳定的种粮队伍,有了真金白银的基础投入,大国粮仓根基十足。目前,全国农业机械化水平超过68%,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超过58%,意味着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已基本成为历史;农田有效灌溉系数超过53%,一半以上的农田旱涝保收,意味着“靠天吃饭”正得到改变;全国农药使用量连续多年负增长,化肥使用量已实现零增长,粮食生产的绿色底色越发鲜明。

  翻开农作物育种领域论文数量排行榜,中国连年稳居榜首,超过美国、日本等国家,占全世界的20%。这些年来,程相文内心始终有个信念,“我们有世界最丰富的种质资源,也应该有世界最具竞争力的现代育种产业”。中国种子协会专家顾问组组长李立秋说,截至目前,全国选育农作物品种4万多个,申请植物新品种保护达到2.7万个,授权品种超过1.1万个。据统计,2018年品种权申请量4854件,居世界第一。

  按照农业发展的一般规律,一个国家粮食增产的持续时间越长,出现拐点的几率就越大。但是,在经历了多年连续增产之后,中国粮食发展始终高位运行、后劲十足。回顾世界粮食发展的历史,排名前6位的主要产粮国中,只有美国在1975年至1979年、印度在1966年至1970年实现过五连增。而中国在2004年至2015年实现了十二连增的奇迹,此后连续稳定在1.2万亿斤的高位上。

  现代农业技术同样降低自然灾害的影响。涝是一条线、旱是一大片,“龙口夺粮”靠的是旱作农业技术。我国有近一半的耕地在非灌区,由于资源性缺水严重,西北旱作农业区饱受干旱困扰。但该区域光热充足,昼夜温差大,而且降水期和秋粮作物生长期同步,适宜采用旱作技术发展玉米、马铃薯等。以覆膜双垄沟播技术为代表,西北旱作农业的潜力得以充分挖掘,打造了我国粮食生产新的增长极。

  【种子是农业的“芯片”。能否很好地掌握种子的选育、生产、加工技术,能否把优质品种推广到田间地头,关乎一国的粮食安全和百姓能否吃饱饭】

  有鱼吃、有菜吃、有肉吃,有人也许会有疑问,既然食物已经极大丰富,为何还强调粮食?相比其他农产品,粮食的种植适宜性较大、贮存时间较长、大规模远程运输难度较小,是最适宜作为国家战略储备资源的食物。更重要的是,粮食在生物链中处于底层,肉、蛋、奶、油脂等均由其转化而来。从贸易角度看,目前全球粮食的可贸易量约6000亿斤,不到我国消费量的一半;大米贸易量约700亿斤,仅相当于我国大米消费量的四分之一。可见,无论消费结构如何变化,国际形势如何发展,始终要抓好粮食这一安天下、稳民心的战略产业。

  “菜篮子”“米袋子”,都是最基本的民生需求,中国的改革丰富了人们的饭碗和餐桌。今天,站在北京日吞吐3.6万吨蔬菜水果的新发地批发市场大门前,你可能很难想象,这个亚洲最大的蔬菜水果交易市场在1985年还只是新发地村的“土市场”,几辆三轮板车就是货架。新发地市场创始人张玉玺回忆说,1985年,北京放开了肉、蛋、菜等5种农产品的价格,同时打开城门,欢迎各地蔬菜进京,新发地村的菜农们开始在村口摆摊卖菜。

  抓粮抓“粮仓”,要抓好主产区积极性。全国超10亿斤的产粮大县有400多个,产量占全国的54%。但产粮大县往往是财政穷县。如何激发地方政府抓粮食的积极性?2009年开始,国家逐步取消了主产区粮食风险基金的地方配套,每年为主产区减轻负担近300亿元。还推进包括常规产粮大县、超级产粮大县、产油大县、商品粮大省、制种大县5方面的综合奖励政策体系,奖励资金由2005年的55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428亿元,稳住主产区“粮仓”,不让种粮大县吃亏。

  【如果说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一个世界,那么一项技术则能创造一个奇迹,创造中国粮食奇迹的正是中国农业科技的快速进步】

  市场最有发言权。近年来,不仅粮食市场供给充分,肉蛋菜果鱼等产销量也稳居世界第一,人均占有量均超过世界平均水平。从城镇超市到乡村集市,粗粮细粮一应俱全、蔬菜副食目不暇接,“菜篮子”丰富,“米袋子”充实,“果盘子”多彩,成就了时和年丰的中国。

  在这一年的联合国粮农组织大会上,中国政府向世界宣布:中国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

  在种植业内部,合理配置粮食作物、经济作物和饲料作物。鼓励适宜地区增加饲草料、小杂粮、特色林果的供给;在种植业外部,创新理念,“主产区调出原粮是贡献,调出肉蛋奶、调出加工食品同样也是贡献”。

  【一部新中国粮食发展史也是农村改革史。通过一次次改革,农业体制机制改革不断深化,极大减轻了农民负担,解放了农业生产力,改变了农村面貌】

  机制创新始终伴随着农业农村发展变化的进程。近年来,大量农村青壮年进城务工,种粮农民呈现老龄化和兼业化,农村留守的多是老人、妇女,小孩,农村种田的局面发生了变化,人称“三八”“六一”“九九”部队。“谁来种地”成为粮食生产必须直面的问题,也需要经营体系相应作出调整。2014年,中央提出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适度规模经营。2016年,中央又推进承包地“三权分置”改革,这是继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的又一个重大制度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