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监测结果显示排放的水、气污染物均能达到排放标准”的结果
发布时间:2019-07-10 16:02

  8天督查7个案件

  栾某某所在的村庄在行政区划上属扬州地界,西面被引江河与扬州隔开,东南北三面被泰州光电产业园包围,成为一块“飞地”。2014年下半年起,随着该产业园内公司入驻投产,村民的不满也与日俱增,不少村民开始反映园区企业排放废水、废气,污染环境,并要求整体搬迁。

  他说,从法律的角度看,信访人买卖合同是有效的,无法办证的原因是房子被抵押了,建议信访人起诉,“如果胜诉,法院就可以强制执行”。

  根据《信访条例》和《信访工作责任制实施办法》,信访部门有三项建议权——提出改进工作、完善政策和给予处分的建议。

  “600户,都没有办下来。”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针对督查的信访事项,地方在落实后,需要通过国家信访信息系统上传处理意见,群众满意不再信访后,案子才算最终了结。但如果到了时限没有达到目标,要报告没有完全化解的原因、后续工作、新的时间节点。

  官方给出的答复是,上述问题“有其历史上的原因,但其反映的诉求是合理的”。

  前期存在法律空白

  “2003年我等村民响应开发区政府号召,将有证的房屋拆迁支持开发区发展,在规划区建安置房,迁建房屋建成15年了,至今没有办理产权证,多次向基层政府反映,无人解决。所以向国家信访局反映,请求国家信访局领导关心,督促地方政府解决农民迁建房屋不动产登记问题”。

  实际上,在督查组到来之前,徐州市也曾想主动化解。

  南下的督查组肩负重任。根据安排,他们需要督查7个信访事项,其中5个与环保有关,为了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督查组分为两个小组展开工作。

  督查组由国家信访局会同生态环境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派员,邀请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新闻媒体记者参加,每组6至7人,设组长1人、副组长1至2人,共计32人左右。

  在督查过程中,有两个细节值得一提。

  人员安排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2014年,当地政府曾想通过行政程序推动化解这一问题,当时的会议纪要中提到,拟定将该公司的一处房产完善手续后进行拍卖,在归还市政府1000万元的借款后,所余资金用以解决状元楼小区“一房两卖”问题。

  但问题是,在调查过程中也存在困境。江苏省自然资源厅不动产登记中心科长张浩提到,2014年8月,江苏省国土厅安排睢宁县开展不动产统一登记和宅基地、农宅统一登记试点,“有一个社区共1100户,但最终具备发证条件的只有18户。因为不少宅基地都存在超面积的问题,有不少居民有改扩建行为。”

  除此之外,还有问责机制。

  督查任务

  “15年了,为什么到现在证还没办下来?”

  一个背景是,2016年,原国土资源部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快宅基地和集体建设用地确权登记发证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非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因新农村建设等按照政府统一规划和批准使用的宅基地的,在退出原宅基地并注销登记后,依法确定新建房屋占用的宅基地使用权。

  在他看来,相关省份也可以自己制定更严格的标准,倒逼企业转型升级,促进创新发展、绿色发展。

  其实,“力争”两个字的背后也存在地方政府的难题。

  为了解决产权证的问题,南通市如皋市的石某曾先后三次向国家信访局投诉。

  “当时招商引资,老百姓对经济发展做了很大的奉献,我们也一直从政策层面上想办法寻求解决,”面对督查组,如皋市相关负责人表态,“力争2020年基本完成”。

  “问责只是手段,利用问责一定要审慎,不可泛化,”王英贤说,“中央督查的目的是要促进事情的解决,不能为了问责而问责。”他说,一方面地方政府执行职责必须到位,但另一方面,还要有一定的容错机制。

  不过,这件信访事项的背后,再次把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关系摆在了桌面上。

  督查组约见信访人栾某某

  江苏省徐州市的朱某某向国家信访局的投诉成了此次督查的信访事项之一。

  “老百姓不听过程、只看结果”,面对这个结果,栾某某一连说了三次“很高兴”,“感谢中央督查组,更要感谢扬州市江都区浦头镇,这种高风亮节就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具体体现。”栾某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