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对待每一个孩子
发布时间:2019-12-09 09:05

  有时候患儿待救,善款一时不济,短信微信一招呼,当下就有本院员工、院外志愿者赶来,撂下钱就走;手术缺血,立马就有撸开袖子的胳膊,从八方伸来。

  人心有善泉,涓涓汇成海

  花开千树,单表一枝:青海黄南州同仁县藏族民政干部杨毛,2004年泰心医院救心行动刚发起,就全身心扑向当地患儿。患儿家长没钱陪送孩子来津住院,杨毛就说:“我送,我陪,我给孩子当家长。”每送一批孩子,都得在医院陪护一个多月,最长的一次陪了80天。刚把治好的孩子送回家,又一批先心病患儿筛查出来了,又得带他们来津做手术。一批批,一回回,一年年,她和孩子们走在一条路上,住在一个病房里,抱着,拉着,扯着,硬是把近2000个小生灵,从死神掌心里夺了回来。摊上个不顾家不回家的女人,丈夫忍了许多年,末了还是离了。杨毛背地里抹泪,转过头来却笑了,笑得像高原上的太阳:“谁说我没家了?在泰心医院,陪着孩子活过来,活下去,这不就是家吗!”

  2017年,刘晓程年近七旬。再走青藏天路,结结实实把海拔5000多米孤绝之地踩在脚下,抱起那些待救的孤贫患儿,面对高天厚土,刘晓程禁不住赋词抒怀:“再赴高原思绪万千,拯救贫孤不畏艰难,匡扶民生我之天职,博爱济世携手向前……”

  像泰心医院这般,不辞万里,不避险难,上门找患者且免费施治者,委实少见。不信世上有这等医院、这等医生,总有老乡把他们当骗子。当时受委屈,转头当笑谈。孩子得救,分文不收,老乡脸红泪下,这才信了:世间真有天使。

  “文明社会,有个大矿山,比天高,比地厚,开不完,采不尽,那就是人的公心善念。我们泰心医院,不过是从这山上舀来几瓢泉水,才浇开了这满世界公益之花。”刘晓程说。一路绚烂,一语归了平淡:“别把我们看得多高尚,我们只是走上了医改正道,回归了医者初心。”(汪宗禧 林树文 赵煜)

  先天性心脏病(简称先心病)是儿童常见多发病,死亡率在先天性疾病中居首。我国先心病发病率,乡村高于城市,贫僻地区高于发达地区,且发病率随海拔升高而增高。青藏高原,偏远贫寒,先心病发病率居高不下。

  孩子们重生了,出院了,穿着医生阿舅送的新衣裳,背着护士阿姨送的书包,揣着阿姨阿舅的叮嘱,挥泪作别。一去千万里,怎能不挂肠?筛查路上,阿舅阿姨总会顺路或绕路去看孩子们,给他们复查,留下零食文具。惦念自己亲手主刀救活的孩子,刘晓程专程去青海“探亲”,他的“孩子”一个个都活蹦乱跳的了,却没能上学,理由是他们得过先心病。慈眉善目的刘晓程,急了:“别小瞧我这些孩子!他们已经完全恢复,不但能上学,说不定还能成为国家栋梁!”刘晓程救过那么多孩子,在当地备受敬重,被当地人敬称为“活佛”,他的话相当权威。于是,在高原天际,康复的先心病患儿跟其他孩子一样,背上书包上学堂奔前程了。

  超声科医生龙进说:“高原筛查,不怕吃苦犯险,就怕电源不稳。穷边僻地,赶上电压不给力,几十万元的设备就烧坏了。怎么办?一个电话打到天津,援军背着新设备又上来了。”

  15年,一万多个孤贫儿,在泰心医院重获新生。对待每一个孩子,大家都像亲生的一样万分怜惜,万般疼爱。孩子出院回乡,医患两边免不了泪眼相看,别情依依。

  有多少先心病孩子,困在天边,命悬绝境?谁去筛查,谁来救治?2006年起,泰达国际心血管病医院(简称泰心医院)筛查队远征穷边极地,四处搜寻先心病患儿,免费为孩子们疗病袪痛。

  因病遭弃,孤儿大多丢了生日。可在泰心医院,获救重生之日,就是生日。“我是天津泰心医院生的,我的生日是×年×月×日。”孩子找到归依,心魂不再流浪。

  “先心病拖不得,一定得尽早治,一定得赶紧找他们,救他们!”四字医训“博爱济世”,高悬于泰心医院门前,深嵌于泰心医护人员心间。

  这样全国性的救心行动,覆盖面如此大,受助人如此多,其人力、物力、财力耗费之巨,绝非泰心一家医院所能担承。

  如今的泰心医院,配备了筛查车,装备可算精良,那满世界“找病”的活计,跑得更快更急了。这不,夜半赶路,赶上了暴风雪,连人带车困在崖壁上了。上不来下不去,稍一动弹,就有雪崩乱石隆隆坠崖。命悬一线之际,当地山民背着煤渣赶来铺路,才保人车安好。此行查出31个危重先心病患儿,都在泰心医院接受了免费手术。老乡说:“为救我们孩子的命,你们真是拼了命了。”

  千里万里找寻患儿

  在西北戈壁深处,一户牧民赶着牛车,拉着先心病患儿迎接筛查队。可怜那花骨朵,半道就凋零在黄沙里了。陪着牧民哭了一场,龙进他们心里愈发焦灼,这样的孩子还有许多,得赶紧找他们、救他们。超声科主任黄云洲说:“都说时间是金钱,可在我们这里,时间就是生命。”

  截至2019年10月底,泰心医院筛查总人数1342490人;筛查总里程117.3万公里;筛查地区涉及16省区,1314个市县;免费手术救治先心病患儿13470名,涉及27个省区、29个少数民族。而这组数字,每天都在更新……

  刘晓程扳指数来:国家民政部、天津市政府、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中国社会工作者协会、中国移动慈善基金会、上海荷福慈善基金会、宋庆龄基金会、爱佑华夏慈善基金会、中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基金会、受助患儿所在地民政部门……众多政府机构、公益组织,还有近百家企业、数十万志愿者……多少人出钱、尽力,才成就了这一救心壮举、济世大业。

  这位青海贫儿,手术、住院、陪护、饮食费用全免,可带他前来的父母,却连旅店都住不起。怎么办?“老办法,大家凑钱。”泰心医院ICU护士长李民一招呼,大家拉开钱包,当下就捐了7000元送给患儿家长。有家长不舍得吃食堂,护士张海然就包饺子、煮粥,笑盈盈热乎乎地送过去。至于掏钱给家长买车票,陪贫者过年节之类琐事,那就多得难以赘述了。李民说:“做多了,这都不叫个事儿。”

  救心,就得赶早赶紧。可多数医院那坐等病人的派头,只会拒孤贫患儿于千里之外。“等病人上门?那些远在天边的穷孩子,你等得来吗?走!我们上门找病人。”2006年,青藏铁路刚刚开通,泰心医院刚在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建成不到三年,院长刘晓程就亲率筛查队远征青藏,在海拔近5000米氧气稀薄之地,奔波10余县6000公里,筛查数千儿童,复查百余名先心病患儿。这一程,心脏强健如刘晓程者,也犯了“心病”。同事劝他回津避险,刘晓程笑言:“不信自己的心,何谈去救别人的心?”

  高原缺氧,风寒路险,空手尚且气短难行。背负30公斤筛查先心病装备,翻过一山又一山,筛查一县又一县,这些救心的医生,往往自己的心先出了故障。所幸都是救心高手,救下自己,接着走向更远,攀上更高。哪里有患儿待救,哪里有使命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