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各地医废正出现爆发性增长
发布时间:2020-02-12 17:01

  医废处理处置应急演练需提上日程

  “火烧眉毛”是时任原国家环保总局污控司固体处处长赵维钧用来形容2003年4、5月间各地抢建医废焚烧装置的情景。

  2018年,200个大中城市医废产生量81.7万吨,处置量81.6万吨。截至2018年,全国各省(区、市)共颁发407份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除个别城市之外,基本每个地级市(州、盟)都至少有一个医疗废物处置机构。

  那么,自“非典”以来,我国医废处理体系如何从捉襟见肘到日臻完善,现有的医废处理能力能否保障应急状态下井喷的医废产生量,未来还有哪些亟待完善之处,本报记者为此对话了多位行业、机构专家和资深人士。

  “医废要是流出医院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一般炉子烧不了。”赵维钧说,于是原国家环保总局和北京市固废管理中心一边紧急调运船用垃圾焚烧炉,一边加快购置密闭转运车和新建焚烧点,每天增加处理100吨,全市医废才得到有序管理和处置。

  湖南省长沙市医疗废物处理极力做到“零时差”,2月2日0时至24时,医疗废物集中处置量为22.42吨,处置设施运行负荷率为56.1%。

  而从2月5日开始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数已超过黄冈,且仅次于武汉的孝感市,同样压力重重。“数据增加后,引起了社会关注和担忧,让我们站在了风口浪尖上。”孝感市市长吴海涛坦言。与确诊病例同时上升的,还有医废产生量。“随着疫情暴发,医废呈井喷式增长,处置设备已经24小时超负荷运转。”中国节能孝感市中环环境治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华表示,医废处理量以往是每天七八吨,现已增至10吨-12吨。

  采访过程中,“应急状态”被多位专家反复提及。

  以北京为例,当时全市7000多家医疗机构,每天产生的医废相比平时激增,却没有医废集中处理设施,人们对医废恐慌心理也比较严重,医废处置战线比较被动。

  截至2月9日12时,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37000例。在举全国之力与新冠病毒抗争之际,生态环境部门正全力筑牢另一道防线——加强监管,确保一线产生的大量医疗废物(以下简称“医废”)得到及时、有序、高效、无害化处理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