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云南绿孔雀栖息地水电站被判停建,专家建议划定保护区
发布时间:2020-03-27 09:05

但是,在他看来,即使戛洒江水电站不再建设,绿孔雀的保护之路仍坎坷重重。“停建水电站只是保护了绿孔雀的一块栖息地,如果不采取其他保护措施,绿孔雀还是有灭绝的风险。”

持续两年零八个月后,国内首例濒危野生动物保护预防性公益诉讼——“云南绿孔雀公益诉讼案”有了判决结果。

韩联宪表示,除了水电站,威胁绿孔雀生存的因素仍有很多,其中,栖息地的破碎化是绿孔雀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无法连接的栖息地中,绿孔雀的种群数量很低,不利于种群的繁衍。此外,误食包裹农药的种子、天然林被经济作物所取代、偷猎等因素都让绿孔雀的生存处境危险重重。

法院一审判水电站停建,绿孔雀保护仍需具体措施

根据该调查,中国现存野生绿孔雀种群数量约为235-280只,考虑到绿孔雀可能存在未调查区域等因素,估计中国绿孔雀种群数量不足500只。

在当地20多天的调研中,顾伯健每晚都会和村民谈论绿孔雀。有村民讲述年轻时在山上偶然会捡到孔雀蛋,金亚洲,还有人将幼年绿孔雀带回家养。

1个月后,云南绿孔雀栖息地保护案立案,由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负责审理。此案成为国内首例濒危野生动物保护预防性公益诉讼。

一审判决结果出来后,新平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已将判决结果上报给总部,是否会进行上诉或环境影响评价后工作由集团总部决定。

新平县境内的野生绿孔雀。图片来源:哀牢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新平管理局

“一般的诉讼针对的是已发生的损害,要求事后救济,而预防性公益诉讼针对的是未发生的损害。” 3月24日,自然之友环境政策顾问葛枫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保护公共利益来说,预防性公益诉讼的优点是在损害发生前就去制止,这比损害发生后再去补救要好得多。

有争议的环评报告


公开资料显示,绿孔雀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全球性濒危(EN)物种 1 等级,在《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中被列入附录 II,在云南发布的首个省级生物物种红色名录中,绿孔雀被评为极危。

韩联宪也认为,环评报告中关于绿孔雀的影响结论“下得有些仓促,调查不是很全面。”


2017年3月,奚志农在戛洒江一级水电站淹没区拍摄到的绿孔雀雄鸟。受访者供图


然而,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的环评报告并不这样认为。“绿孔雀主要分布于评价区之外的临近保护区内,但有时到评价区范围内觅食。施工将可能迫使其暂时放弃该觅食地点。一般认为施工对其在保护区分布并没有显著影响。”在论述水电站建成后对淹没区陆栖动物的影响时,环评报告中写道。

2017年3月份,陈明勇将初期调查结果写成了调研报告,交给了云南省林业厅和玉溪当地政府。

于是,从2017年1月份起,陈明勇带领自己的团队,在新平县政府的协助下,在该县多个区域布置了触发式红外相机,并进行了走访调查。2017年春节后,陈明勇发现,多个相机都拍到了绿孔雀的踪迹。

此外,村民还知道绿孔雀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打死一只,劳改十年。”但村民表示,政府部门从来没有到这里调查过绿孔雀的存在,打死一只外界也无从得知,曾有村民打死绿孔雀后自行食用。

这是一份由新平公司的参股方——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注:现更名为“中国电建集团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编制的环评报告。天眼查信息显示,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与新平公司的控股方中国水电工程顾问集团公司均隶属于中国电建集团。

有关专家认为,即使涉事水电站彻底停建,“如果不采取其他保护措施,绿孔雀还是有灭绝的风险。”

为了获取足够证据,2017年8月和12月,自然之友联合野性中国两次组织有关专家对红河中上游流域进行了考察,发现了大量绿孔雀的脚印、羽毛、粪便。奚志农则将自己在新平的野外拍摄经历作为证词提交给了法院。

上述结论与陈明勇的调查结果并不相符。“我们在新平发现了不止一个绿孔雀的栖息点,只有一个点是和恐龙河保护区连起来的,其他几个点是不挨边的。”陈明勇说。

2017年,顾伯健在新平县野外拍摄到的绿孔雀羽毛。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记者 张胜坡


2017年7月,环保公益组织自然之友以“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建设,将使中国面积最大的绿孔雀栖息地遭到严重破坏,极有可能造成绿孔雀种群区域性灭绝”为由,将水电站建设方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新平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新平公司”)告上法庭。

绿孔雀和动物园里常见的蓝孔雀长得不一样,当地人称之为“老孔雀”。顾伯健介绍,以雄鸟为例,绿孔雀脖子上和胸前的羽毛呈鳞片状,随着光线角度不同,羽毛会由绿色、蓝绿色变为古铜色或金色,蓝孔雀该部位的羽毛则呈蓝色丝状,不会随光线角度不同变化颜色;绿孔雀的脸是黄白两色,蓝孔雀主要是白色,间有蓝色;绿孔雀的冠是簇状,蓝孔雀的冠像一个扇子。

2014年,顾伯健得知新平县有绿孔雀出没的第二年,云南省红河干流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以下简称“环评报告”)通过了原国家环保部的审查。


从事野生动物摄影20多年,他上一次用镜头捕捉到绿孔雀的倩影还是17年前,在云南省巍山县青华乡一块豌豆地旁边。

2013年的那次植被调研中,顾伯健并未亲眼看到绿孔雀。直到2017年,他再赴新平,希望亲自证实当地绿孔雀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