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在江苏建设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过程中
发布时间:2020-05-04 11:02

  完善促进自贸区建设的保障措施和激励制度。以前述各目标为导向和指引,江苏加快推荐自贸区建设和发展,离不开完善的制度保障和必要的激励机制。一方面自贸区建设过程中应设立联席会议机制,联合省商务、发改、经信、科技、财政、国土、环保、住建、林业、海洋渔业、安监、统计、金融、海关等部门,针对自贸区内重大项目、龙头企业激励扶持政策等由联席会议“一事一议”、个案研究。另一方面要完善考核评价和激励约束,对于信用等级较高等表现更佳的企业,给予大的优惠政策和更为便利化的特殊制度安排等,反之,则可以根据不同情形,设定强制整改以及采取其他惩戒措施。

  南京江北新区作为全国第13个国家级新区,肩负着“三区一平台”,即自主创新先导区、新型城镇化示范区、长三角现代化产业集聚区、长江经济带对外开放合作重要平台的战略定位,并且要服务于国家“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长三角一体化的国家重点战略,要以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倒逼深化改革,以国际高水平贸易投资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和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

  充分利用各种合理优惠政策。自贸区建设本质和核心是制度型开放,是探寻更为合理的体制和机制安排。实施合理的优惠政策仍是加快推动建设自贸区必不可少的政策举措,它对于吸引和集聚高端生产要素仍具有重要作用,对于激发各类经济主体的积极性和能动性,尤其是激发和释放创新要素的活力和动力,仍具有一定的激励和催化作用。江苏加快推动自贸区建设,一方面要借鉴现有自贸区建设在优惠政策方面的成功做法和经验,另一方面,要根据自贸区建设的区域特色、自身的战略目标和建设的侧重点,实施更加有针对性和可行性的优惠政策,尤其是高端人才引进等方面的优惠政策。

  江苏2018年提出要重点培育13个先进制造业集群,其中大多数都是自贸区应当聚焦发展的“硬核”产业。作为全国制造业大省,江苏制造业集群化发展具备一定基础,下一步依托自贸区特殊经济功能区的政策优势,强化产业协作和内引外联,重点打造以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为代表的世界级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

  加快建立与国际经贸规则相衔接的改革机制。江苏加快推动自贸建设,需要认真跟踪研究能够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国际经贸规则演变趋势和主要内容,明晰其可能的运行环境和需要的基础条件,在保证风险可控和国家政策允许条件下,主动对标找差,注重对照国际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或即将形成的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以此为目标导向倒逼自贸区内改革。通过规则变革和制度优化,在内部推动现行的规则安排和制度设计,逐步向高标准国际经贸规则趋近。最终形成能够与新型经济全球化所要求的新规则、新制度相衔接的基本制度体系和监管模式。

  打造制度高地。南京自贸区在政策层面的绝对优势不明显,必须考虑从“区位条件、产业导向”上着手,争取在用好用足现有政策的同时,结合江苏、南京、江北乃至苏中、皖东的具体情况,探索一条突出区位优势、凸显产业导向的江北之路。在证照分离改革、商事登记制度、负面清单和准入前国民待遇、贸易便利化等方面加快多项制度创新,着力优化行政审批流程和简化建设审批程序。南京自贸区不能简单通过政策优惠和税收补贴,而要通过法制、税制和管制三大制度创新,打造开放层次更高、营商环境更优、辐射作用更强的开放新高地。

  苏南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与自贸区之间的联系和互动,建设全球独一无二的长三角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集群,充分发挥其集群示范与带动效应,推动长三角区域产业协同创新。自贸区试验区的创新驱动要突出开放引领,要把自贸区打造成开放创新的重要平台,积极融入全球创新网络,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对外参与全球创新竞争,进一步提升我省有效利用和整合全球创新资源的能力。

  苏州在长三角一体化加速推进的当下,以自贸区为契机主动对接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建设,在与上海自贸试验区以及周边长三角地区的互动中导入创新发展资源要素,集聚、整合和吸引全球高端生产要素和创新资源,与上海协同打造世界级的先进制造业集群和国际开放新门户。

  截至目前,我国自贸区总数已达到18个,形成点线面相结合、全国遍地开花的开放新局面。自贸区是制度创新的高地,不是简单的自贸区政策平移,更不是搞低层次的重复建设。自贸区发展要有内涵和目标定位,要结合各自资源禀赋和产业优势,突出本区域特色,尤其是将服务国家重大战略作为本区域自贸区发展的重要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