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福建执行信息化系统”展厅很是抢眼
发布时间:2019-11-26 11:13

“全省法院强化使命担当,在决胜攻坚‘执行难’中下重力、抓重点、出重拳、用重招,传压力、聚合力、添动力,坚决如期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福建高院党组书记、院长吴偕林说。

“院长吴偕林率先垂范,一年里到45个中级和基层法院现场督察指导。”福建高院执行局局长许寿辉告诉记者,一些“案件大户”和“末位法院”由院领导、局领导包片督战,工作进展缓慢的中基层法院院长还被约谈。

2018年7月3日,凌晨五点,天刚蒙蒙亮,晋江法院50名执行干警兵分五路奔赴执行一线,执行45起案件,拘留被执行人19人,促成执行和解8件。

在福州,“执行110”的名气越来越响亮。

编者按

据统计,各联动单位通过联合惩戒平台已累计查询、比对失信被执行人784.96多万次,拦截、限制、惩戒失信被执行人13.49多万次,118.33万例被限制购买机票,36.18万例被限制购买动车、高铁票,限制6406人入住星级酒店等,20多万名被执行人慑于压力主动履行法定义务。(记者 王莹 通讯员 何晓慧 陈晋)

福建高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说,执行工作节点多,交由不同的执行团队行使,打破“一人包案到底”的固有模式,有利于相互监督与制衡,从源头上防止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等执行乱象。福建还有许多法院探索在执行局设立专兼职廉政监察员,对执行的各个节点进行有效监督,防止“暗箱操作”。

早在2014年,以网络查控、失信惩戒、短信互动、集约执行、案件管理等五大系统为主体的执行信息化体系作为“福建样本”走向全国。

立足应用拥抱“大数据”

聚合力

为破解执行力量分散、协调不畅、指挥不力等问题,福建法院依托执行指挥中心,建立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统一管理、统一指挥、统一协调的执行工作管理体制,强化对执行环节全流程精细管控,推进扁平化管理和全员化分段集约办案。

传压力

去年4月,“以信息化驱动现代化,加快建设数字中国”为主题的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在福州举行,“福建执行信息化系统”展厅很是抢眼。

一年来,福建各级法院“一把手”靠前指挥亲临一线,执行工作必听,指挥中心必去,挂图作战必看,质效管理必究。

原标题:福建法院亮点频出执行“有力”

鼓楼法院在福建率先创新执行机制,打造一支由22人组成的“执行110”团队,实现执行处置、执行委托、执行审批等事项集约管理、有效调度。

(责编:陈遥(实习生)、陈羽)

从单兵作战向集团作战、协同作战拓展,全省法院“刀刃向内”,着力深化执行工作机制改革。

层层传导产生“加速度”

过去的一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决战决胜之年。这一年,福建法院“亮剑八闽”执行攻坚专项活动以雷霆之势席卷城乡;全国首个省级失信联合惩戒平台建成,惩戒失信的制度笼子越织越密;打击拒执罪空前迅猛,“老赖”规避执行的心理防线被彻底摧毁……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共执结各类案件29.49万余件,执行到位金额逾532.69亿元,执行工作势如破竹、亮点频出。

打造快速反应“轻骑兵”


武平法院组建了财产查控、处置和终本管理三个团队,完善“1名员额法官+N名法官助理(执行员)+N名书记员(速录员)”的执行团队模式,以“分段集约”取代“单兵作战”。

以往“老赖”之所以敢有钱不还、抗拒执行,在于失信成本低廉,惩戒手段乏力。而这一问题随着福建在全国率先建立全省失信被执行人联合惩戒平台迎刃而解。

“省高院与中院、中院与基层院院长都签了责任状,执行工作被视为‘一把手’工程,等不起更慢不得。”陈水深说,晋江法院是福建省收案大户,面临近两万件的执行压力,只有靠“拼”才能有出路。

记者了解到,平台上线运行以来,正逐渐发挥着强大的震慑效应,“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格局在福建已基本形成。

压力层层传导,责任压紧压实。搜查、罚款、拘留、限制出境等不再只是停留在“纸面上”;打击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和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力度空前;严惩暴力抗法,向拒不配合法院执作的违法犯罪行为“亮剑”……福建法院以雷霆之势掀起执行风暴。

信息化正给执行工作的理念、模式和方法带来深刻变革。

添动力

与此同时,福建各级党委、人大、政府也高度重视,纷纷出台支持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意见措施,各市县区书记、政法委书记亲临一线指挥督战258人248次,先后有143位全国、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受邀参与见证执行。